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SCP基金会怪物大全图浏览: 051.jpg


SCP基金会怪物图鉴说明:
项目编号:SCP-051


项目分类: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051与SCP-051-A应保管在一个密封收容设施中。SCP-051-A存放在一个带锁和观察窗的环境调节文件箱内,以防止其材料分解。任何人员(怀孕或可能未察觉到初期阶段妊娠的可育女性人员除外)只要事先请求得到site管理部门的批准即可使用SCP-051。


描述:SCP-051是一个25厘米(10英寸)长的符合解剖学的女性人类模型,以象牙雕成,具有典型的亚洲风格。显微镜显示其头发是人发。该人偶的肩部、髋部、膝盖有可动关节。人偶的“腹部”是一个可完全移除的象牙“盖子”,打开后显露出精细刻画的胸腔与器官,和一个2.5厘米(1英寸)长的象牙胎儿,以一根皮制脐带与主体相连。


当被置于怀孕的人类女性旁时,SCP-051对其身孕产生多种有害影响,通常导致流产。报告中描述了一种拿起模型,打开其腹部的盖子并取出胎儿的温和欲望。在有记录的大多数个例中,此行为导致5分钟内产生反胃和腹部剧痛,接下来半小时内出现可能发展为大出血的阴道滴血,2至24小时内流产。医疗记录显示流产的胎儿拥有中等到严重程度的缺陷。在接触模型后已足月的妊娠产下的活胎严重畸形,已导致了██例母亲的死亡和██例助产医师对出生婴儿的处决(参见下文的采访051-1)。这些生产的目击者表现出严重的精神创伤迹象,已由基金会在采访后使用A级记忆消除来缓解。


SCP-051-A是一份写在宣纸上的文字片段,和SCP-051一并被发现。该段残留文字用植物中提取的墨水书写,测试显示其写于12世纪,已识别出所用字符为早期日本方言。翻译表明该文本是一个对抗袭击尚未出生的婴儿的“恶魔”的祷言或魔咒的一部分。该咒语命令这些力量或恶魔进入人偶而非怀孕的女性体内,并声称将它们困在其中。然而,数个世纪的时间已使纸和墨水降解,因此完整的咒语和使用方法,如果有的话,已无法破译了。


附录:1938年,装在一个古代日式盒子里的SCP-051和SCP-051-A被匿名送到██博物馆。在60年里由女性秘书、研究员和学生的接触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之后,一名在博物馆档案室工作的特工听说了它的特性,将其带回基金会研究。


SCP-051? 采访051-1


采访051-1


受采访者:David Ehrenfeld医生


采访者:███████特工


前言:1942年1月2日,Martha R███死于███████████博物馆,Ehrenfeld医生是当时的主治医师。由于Ehrenfeld医生住在███ █████养老院,本次采访不在原现场进行;采访时他已是95岁高龄,身体虚弱,但保留了大部分的思维能力。采访后进行了A级记忆消除。


<记录开始,20██年10月██日>


采访者:谢谢您和我见面,大夫。


Ehrenfeld医生:不客气。我已经比大部分愿意听我讲这些故事的人活得都久了。不过他们肯定觉得我是瞎编的,要么就是我得痴呆症了。你现在可能也这么觉得,但是我都这把年纪了,无所谓。[微弱的笑声]


采访者:能告诉我您记得1942年1月2号发生了什么吗?


Ehrenfeld医生:那天……天气很糟糕。又冷又糟。██████有时候是个很好的城市,但冬天是个讨厌的季节。管家告诉我有人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时我累了,但是……小孩儿出生总是好事。我以为那会让我高兴点儿。[咳嗽;医生抿了口水的声音]


有个护士跟我去了,但是那天晚上过后那姑娘再也没来过我的办公室。


十五分钟,差不多吧,出租车就从我家开到博物馆了?我不确定,但是我觉得是。门口的侍者等着我。他把我带到房间里,在那儿他们把可怜的R███夫人摊开放在一张矮桌子上,盖着……防潮布吧,我觉得;让她舒服些。


采访者:您到的时候她情况怎么样?


Ehrenfeld医生: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应该意识到的……非常糟糕。但是我当时还年轻,没多少经验。她很安静,只在每次宫缩的时候哼几下;我检查她的生命体征还有跟她说话的时候她都没什么反应。她看都没看我一眼。血流了不少;我把手伸下去开始帮她生产的时候血冒得满手都是。她下面的地板滑溜溜的全是血。而且孩子还没露头;她扩张得很开,宫缩间隔又短,我怕她可能是臀位分娩1。但是我表情还是很镇定的。我不想吓着我的护士,还有研究员Merrill博士,他就在旁边……一个庄严的老人。我觉得我想给他个好印象。


[停顿,呼吸声,又抿了一口]


采访者:然后呢,医生?


Ehrenfeld医生:流了那么多血,我担心她有生命危险。我叫她往外推,她推着……我的护士在帮她,向下压着肚子,我试着用手帮孩子出来。臀位分娩措施的细节我就不讲了;当时的随便哪本产科手册上都写着。


我在瞎找,然后感觉到……我觉得是一圈脐带,可能缠在孩子的脖子上。我差点把手抽回来,觉得需要做个会阴切开术,但是我继续之前她就给扯裂了。血流得更多了,孩子开始到我手里来了。


[停顿]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你是搞科研的;一般的头部出生缺陷你知道的多吗?这个可不一般。一开始我以为是个死胎。它的皮肤是灰的——不是正常出生的那种胎儿皮脂覆盖的灰色,是死亡分解那种。一股腐臭味儿……


我给吓退了,那个可怜的妈妈尖叫着最后推了一下,孩子生到了我手上,涌了好多血出来。畸形得……说不出口。胸腔完全开着,手脚……


采访者:但是它不是死胎。


Ehrenfeld医生:它看着我。我听到护士在我上面,开始抢救……然后她看见我手里的东西,我听到她倒吸了一口气往边上退。那味道满屋子都是,弄得人想吐。我试着扔掉这东西,但是它紧紧抱着我的手,我感觉我的皮肤开始起泡裂开了。


我都奇怪我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这么大岁数了,有时候都不记得正餐吃的啥。那孩子差不多有能活下来的八个月大的正常胎儿两倍那么长。它的下半身……一节一节的……


[咳嗽,几乎窒息;两分钟停顿,期间采访者帮助Ehrenfeld医生戴上旁边的氧气面罩。]




采访者:然后您做了什么?


Ehrenfeld医生:它开始笑……然后我杀了它。[停顿]它看着我的时候我弄断了它的脖子。


采访者:有什么疑问或者后果吗?


Ehrenfeld医生:[微弱的笑声]1942年,国家在打仗,还让两个受尊敬的专家去提供证词?没有。博物馆有一个锅炉;我亲自处理掉了孩子的尸体。我们对外说一些更普通的缺陷让母亲和孩子都丢了命。她丈夫是个酒鬼,只关心她的人寿保险。我记得他后来当了兵,死在法国的哪个地方。我差不多马上就洗手不干了。我再也没给谁接过生。


<记录结束>


终止说明:Ehrenfeld医生四个月后死于肺炎。



SCP基金会附带说明:

臀位分娩:先露出的部分为臀部的分娩,是异常胎位中最常见的一种。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SCP
*滑块验证: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 立即注册

最新点评

倒序浏览
这么强,支持楼主,佩服
我要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SCP被游乐场了解一下?一个游乐场那么大
我要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