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SCP基金会怪物大全图浏览: 050.jpg


SCP基金会怪物图鉴说明:
项目编号:SCP-05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至今为止,所有收容SCP-050的措施均不成功1。目前SCP-050的拥有者将会将它留在一个正规的办公室中2。


描述:SCP-050看起来是一个大约有有一英尺3高的正在看书的猴子的雕像。雕像的底部用草书刻着“致最聪明的人”。


目前这个雕像已被证明能免疫所有伤害4。同样的,也没有方法精确的确定它的年代。


当被单独放置时,SCP-050被证实会对现有者做出好事也有坏事的事5。尽管任何方法和数量的纪录都没有显示SCP-050移动过,SCP-050被安置的房间都会变得干净及尽可能的整洁。文件被归类,垃圾被清理,通常情况下,凌乱都会变得整齐。无论如何,SCP-050总有给所有者设置一个陷阱之类的做法,这些恶作剧被发现时都为时已晚。


Footnotes


1.目前,收容SCP-050的尝试已被中止。


2.尝试将SCP-050留在不使用的办公室里会导致它跟随所有者回家。这是违反章程的并决不允许。


3.SCP-050的一个特性是无论用什么度量制,该度量制的所有记录都会很快被常用度量制代替。


4.尝试伤害SCP-050导致了致命的“恶作剧”的增加。自这篇文章之后,所有伤害性测试被中止。


5.详见文件050。






文件050


“伟大的██年研究员恶作剧之战”




20██年██月1日,混沌分裂者的特工试图抢夺SCP-963。Bright博士利用963的固有能力戏耍了这帮绑架者。当Bright回到办公室时,他发现了一个猴子雕像。他的办公室在他不在的时候被整理过了,且所有文件都已归档。这让天生不会整理的Bright博士吃了一惊。


进一步调查显示——尽管他的办公室看上去很整齐——他的钢笔全都被抽得只剩一滴墨水,一些重要文件被翻译成了亚拉姆语1。


Bright博士立刻开始了对这个新SCP的常规测试,但毫无进展,直到Rights博士出于不明原因,把半块环氧化合物抹到他桌上,另外一半涂到了他的工具上。此时,SCP-050突然从Bright博士的办公室消失,又出现在Rights博士的办公室,然后再次开始打扫。


几次测试表明,只要基金会之外没有人表现得比基金会的科学家更聪明,SCP-050就很容易被收容。这自然让许多基金会科学家试图为自己赢得“最聪明”的头衔。


“伟大的██年研究员恶作剧之战”就此开始。


备忘录050-A:这不会有好结果的。——O5-█


-?条目1


条目1:English博士使用了SCP-705。705接触了约一百磅类似颜色的“培乐多”。几分钟“谈话”之后,这支新军队躲进了通风井。没有Bright博士房间内的录像片段,但数小时后Bright博士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边嘀咕边骂娘,身上满是小块红肿和红色“培乐多”。SCP-050的所有权转移给了English博士。


-?条目2


████年██月██日晚上11:30,Strelnikov特工被目击到手持机枪怒气冲冲地离开自己的房间。浓烟从他宿舍敞开的门中滚滚而出。


高级研究员Isendorf随后被发现拥有了SCP-050,这证明足够高明的恶作剧将吸引SCP-050的注意力,无论恶作剧的目标是谁。


-?条目3


████年██月██日上午10:30,Isendorf博士结束了简短的咖啡时间后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张打印的便条,抄录如下:


Isendorf博士:


你在你的SCP-231任务之后要求的A级记忆消除似乎出了点问题。请搭上下一班离开站点的飞机,等人来接你,这样我们好搞定这事。


以上,


O5-███


尽管这张便条存在文体问题和失实之处(不恰当的非正式风格、事实上没有3.14号监督者),Isendorf博士显然还是把便条当真了,变得十分焦虑。Isendorf博士登上了离开23号站点的下一班飞机,该次航班其实是飞往19号站点的一次常规航班。


Isendorf博士显然在着陆之前一直未觉察这点。着陆后他在站点外等候了八个小时,直到一名守卫发现了他,问他在做什么。不久后Isendorf博士确认他从未被派至SCP-231处,并很快弄清了状况。


当天晚些时候,观察到SCP-050在Kondraki博士的办公室内。


-?条目4


2009年█月██日晚上7:28,助理研究员Haus谎称SCP-173突破了收容,将Kondraki博士叫走。安保摄像头录下了随后的恶作剧。


Kondraki回到办公室时在门口停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慢慢退出办公室,同时紧盯着室内的某样东西。


之后查明Kald博士在Kondraki的办公室里放置了一个SCP-173的复制品。它被摆成面朝房门的姿态,要进屋的任何人都会与其进行“眼神接触”。Kondraki继续后退,直到滑倒在一滩一直未被注意的食用油上。


在该SCP-173的复制品(由金属丝骨架、混凝纸2和喷漆制成)被搬到Josef Kald博士的办公室后不久,SCP-050也来到了其办公室。


-?条目5


2009年██月█日,Kald博士一回到办公室就惊讶地发现雕像被一张内容如下的便条替换了:“我不敢相信没人这么想过!”雕像之后被放在只是偷走了它的Yoric特工的员工柜中。


-?条目6


雕像回到Kald手中。Yoric的住处一片狼藉。Yoric特工被发现时不省人事,“TO BE EARNED”(“耍诈可耻”)的字样以未知手段纹在他的额头上。


-?条目7


2009年██月██日至2009年██月██日,在Kald博士不在办公室时,维修小组被叫去安装、修理或搬走办公室内随机选出的一件家具二十七次。鉴于自己持有SCP-050,Kald博士对这些指令越来越多疑,并在2009年██月██日的██:██决定把文件资料和该SCP带回宿舍,在那里办公。进入宿舍时,Kald博士被小心地安放在门框上的一桶水淋了一身。


SCP-050改为归Light博士所有。


-?条目8


2009年██月██日,Coleman博士被目击到将如下通知钉在休息室的布告板上:“由于SCP-███的影响,请在最近六个月内接受过任意种类记忆消除的所有人员立即向Light博士报告。”该通知由至少17名O5指挥部成员和高级员工签字并公证。之后一封电子邮件被发出以撤销该通知,在一些多疑的员工中引发了大规模的恐慌。Light博士刚刚装修过的办公室里因此发生了一场只能形容为“bum rush”的事件,对房间内的东西造成了不小的损害。之后SCP-050出现在Coleman的办公桌上。


-?条目9


2009年██月██日,Coleman博士被一封来源未知的电子邮件叫出了宿舍。五分钟后,安保录像显示Okagawa博士带着一个装着不明物体的包进入了Schumacher的宿舍,数分钟后离开时没有带包。


Coleman刚回来就发现了一只看上去被涂抹了厚厚一层SCP-447分泌物的啮齿类动物的尸体。隔壁房间的人员报告称听到了一连串的脏话,之后是“扑通”一声。不安的研究员们发现他昏倒在地,但之后鉴定发现那些黏液只是厨房里的绿色明胶,“死老鼠”也只是一个橡胶玩具。


SCP-050随后出现在Okagawa博士的办公室。


-?条目10


视频记录:2009年██月██日中午12:34,Okagawa博士前往食堂(大概是去吃午餐/很晚的早餐)。Chepelskii研究员被目击到携带数个测试用小药瓶和SCP-███进入了Okagawa博士的办公室,五分钟后相当仓促地关门离开。


Okawaga十分钟后返回,开门后一条大触手抓住了他,将他拖入办公室,并关上了门。


一支安保小队赶往Okagawa的办公室,发现一只巨大的鱿鱼缠住了他。小队被目击到杀掉了这只头足纲动物,解救了Okagawa。该动物的尸骸随后被销毁。


SCP-050被安放在Chepelskii研究员的办公室内。


-?条目11


Chepelskii -> Jones -> Chepelskii -> Jones -> Bright


条目11-1:


2012年██月██日,Chepelskii研究员在约0800时来上班,立刻被项目主任Jones用一个派砸中面部。


SCP-050于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出现在Jones项目主任的办公桌上。


什么?那根本就不是他原创的!——Bright博士


条目11-2:


2012年██月██日,Jones项目主任向他的SCP-███研究工作报到。刚刚进入研究设施,Chepelskii研究员就把两个派扔到他脸上。


SCP-050十分钟后出现在Chepelskii研究员的办公室。


条目11-3:


2012年██月██日,Chepelskii进入办公室,发现Jones项目主任拿着三个派等着他。主任立即将派扔到研究员脸上。


SCP-050在当天晚上出现在Jones的工作场所。


伙计们,我感觉我们把它弄坏了。——Jones项目主任


条目11-4:


在工作时间,Bright博士进入Jones的研究实验室,把四个派扔到Jones脸上。安保录像记录到他离开时说:“这他妈最好没用!”


Bright博士回办公室时SCP-050在他的桌上。


注:我操。——Bright博士


好吧。别他妈再玩派了,成么?——Jones项目主任


-?条目$&


2012年██月█日,基金会主数据库出现了一个错误,将系统技术员Kent派到了一个和清洁人员一起处#&@阻止孔惧魔王asaTofh!!1!^)##*@的小组。在!(*@seging of castul helfire^!(#务中,Joshua Kent被叫去!+=`~从barron Blakstaf手中拯救工主aShlye!!11!2!{\@(处理的污水,包括数加仑粪便,^3~_>,金子和铂$9(=1#在他头上。


在任务的后半段,!0&@Ketn爵士和他的神其夜晚灯炮*!!盆友们必须忍着恶臭测试几样*%@#超级磨法舞器!)!$。在此期间,一次常规系统清理在数据库内找到了一(@$!桶pur超棒@$%@。尽管附近已经有无数系统被感染了,SCP!)$@-1337还是在关于系统技术员Kent的任务的火山山上找到了孔惧魔王!!1@(%*。


仅受小伤的系统技术员Kent被送回23号站点。SCP-050在一块被SCP-732重度感染的硬盘旁被找到。雕像似乎认为病毒是它的新“主人”。


条目13:[数据删除]




条目14:[数据删除]




-?条目15


2012年██月██日,Light博士将被SCP-732感染的硬盘与一台扫描仪连接,问732能否应求提供“LOLCAT”图片3。它用一篇将其自身(以一名叫做“牛逼勋爵”(Lord Kickass)的男子的身份登场)、Light博士和[编辑]作为主要角色的8000字色情故事作为回应,称在SCP-050的帮助下它无所不能。


Light博士将SCP-577、SCP-529、SCP-607和两个SCP-331实例的扫描照片提供给SCP-732。SCP-732为每张照片制作了10幅“LOLCAT”图片。


Light博士接着以一幅由SCP-637-2绘制的画的形式向SCP-732提供了SCP-637。SCP-732很快被约63GB的对SCP-637行为及外观的描述文本所重写;不清楚这些信息是否填满了所有可用的存储空间,因为“牛逼勋爵”实体的最后举动是伴随着灾难般失控的氧化,使其硬盘出现彻底的机械故障。


第二天早晨,SCP-050在Light博士的办公室被发现。


注:SCP-637-2称SCP-637并未因在SCP-732中的经历受伤,但它的毛“一团糟”。




注:其它SCP-732备份似乎未受“牛逼勋爵”自杀影响。


Footnotes:


1. :亚拉姆语:中文又译为阿拉米语、亚兰语、阿拉姆语、阿拉美语或阿辣米语,是闪米特语族(闪族)的一种语言,与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相近,是古代近东的通用语言和波斯帝国的官方语言。近代通常指叙利亚的一种方言。亚拉姆语有3000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少数存活了上千年的古老语言之一。


2.:混凝纸:一种材料,由纸浆或纸、水和粘合剂(如浆糊)混合而成。


3.:“LOLCAT”图片:一种为猫的照片配上设计台词从而达到喜剧效果的图片,近年来在网络上非常流行。



SCP基金会附带说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SCP
*滑块验证: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 立即注册

最新点评

倒序浏览
最扭曲的怪物,scp682大爷
我要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scp也有挺多人类的吧?
我要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