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IGTA1.jpg
项目编号:SCP-09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096应被一直收容于一间5m x 5m x 5m的钢制气密立方体隔间中,每周必须检查隔间有无裂缝或孔洞。SCP-096的隔间内绝对不允许出现监控摄像机或任何类型的光学工具。安保人员应使用预先安装的压力传感器和激光探测器以确认SCP-096是否处于隔间中。

若无███博士和O5-█许可,严禁制造SCP-096的任何照片、录像或肖像画。

描述:
SCP-096是一个约2.38米高的人型生物。对象几乎没有肌肉,初步的体重分析表明其有轻度的营养不良。其手臂与身体严重不成比例,每只长约1.5米。大部分皮肤完全不含色素,体表无毛发。

SCP-096的颌部张角可达一般人类正常颌部张角的四(4)倍。除了眼睛没有色素之外,其余面部特征与一般人类相似。不清楚SCP-096是否失明。未发现它有高级脑功能,它也不被认为有智慧。

SCP-096通常极其温驯,隔间内的压力探测器显示其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东侧墙边来回踱步。但是,当有人看到SCP-096的脸时,无论是直接看到,还是看到了视频,甚至是看到了照片,它都会进入严重的悲伤状态。SCP-096会用手蒙住脸,开始尖叫、哭泣并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大约在被看之后的一(1)到两(2)分钟时,SCP-096将冲向看到它的脸的人(从此刻起用SCP-096-1代指)。

记录中SCP-096的速度从三十五(35)km/h至███km/h不等,似乎取决于与SCP-096-1间的距离。此时,任何已知的材料和方法都无法阻止SCP-096前进。SCP-096-1的实际位置似乎不影响SCP-096的反应:它好像天生就能察觉到SCP-096-1的所在地。注:观察其艺术性绘画不会激发此反应(参见文件096-1)。

文件#096-1
实验096-1的文件记录#096-1

实验096-1由Dan博士主持,目的是在获取完整的SCP-096身体特征描述的同时测试SCP-096的能力。

D-9031是一名32岁的已定罪重刑犯,也是一位前纹身艺术家。D-9031被安置在球形潜水舱303-A中,之后潜水舱沉入新西兰海岸附近的汤加海沟(Tonga Trench)。该位置距离Site██中的SCP-096临时收容隔间约███公里。球形潜水舱303-A与Dan博士位于新西兰本岛的控制站之间的以下交流通过潜水舱中的视频监控记录。

球形潜水舱303-A到达最终深度10,800米处。

D-9031:停下来了。现在干嘛?

Dan博士:你感觉还好吗?没觉得恶心什么的吗?

D-9031:我耳朵疼。

Dan博士:那是正常现象。现在,你左边应该有一个钢制容器。打开它,里面有一个装着几张照片的马尼拉纸文件夹。请打开文件夹,描述第一张照片。

D-9031照做了。摄像机是固定着的,因此看不见照片。

D-9031:什么都没有。一个空房间。

Dan博士:谢谢你。请把这张照片正面朝下放到你右边的容器里,然后看下一张。

D-9031:同一个房间,但是……有只脚在里边,我觉得。

Dan博士:请描述它。

D-9031:呃……苍白,皮包骨头。说实话有点吓人。

Dan博士:把照片放进容器,正面朝下,再看下一张。

D-9031:Ok……[停顿]我操!

Dan博士:描述照片。

D-9031:这是个……我说不准,一个怪可怕的人。

Dan博士:请描述照片。

D-9031:见鬼了。他惨白惨白的,白眼睛,他妈嘴巴也不对劲。这鬼东西到底是个啥?

此刻,标准时间大约13:32,Dan博士和实验控制处接到了SCP-096突破收容的通报。平民和图像捕捉设备已被从到SCP-096-1的最快路径上移除。SCP-096现正通过发信项圈由卫星追踪。

Dan博士:你的右边应该有另一个钢制容器。打开它。

SCP-096-1:是一个便笺簿和一支铅笔。

Dan博士:是的。请画出你看到的照片的速写。

SCP-096-1小声骂了一句,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画出了照片的速写。速写完成时,确认SCP-096距离SCP-096-1███公里。

SCP-096-1:画完了。

Dan博士:很好。把画放到你左边的容器里,关上门。

SCP-096-1照做了,速写装在一个防水可漂浮容器中离开了球形潜水舱303-A。其它照片随后在舱内的焚化炉内被焚毁。

SCP-096-1:现在呢?

Dan博士:请待命。

四十分钟过去了。现确认SCP-096位于SCP-096-1的所在地,正在下潜。应答器信号在9,339米深处由于水压超过了设备的极限而中断。摄像机显示潜水舱轻微晃动。从SCP-096-1的反应来看,可假设SCP-096在舱体上并能从观察孔看到。

SCP-096-1:我操!操操操!见鬼那是啥?!

视频和音频传输因为球形潜水舱303-A的舱体被打破而中断。SCP-096由水面回收组Foxtrot-303-A平安回收。SCP-096的速写也被回收了,快速测试确认SCP-096未被激发敌意反应。

SCP-096被移至永久收容处,与此同时速写被送往新西兰的实验控制处。

----------------------------------------------------------------------------------------------

SCP-096一到达SCP-096-1所在地就会杀死并[数据删除]SCP-096-1。100%的事例中SCP-096-1完全不剩一点痕迹。接下来SCP-096会坐几分钟,然后恢复镇静,再次变得温驯。之后它会尝试回到其自然栖息地,[数据编辑]

由于对象存在引发包括对基金会秘密性的破坏和大量平民丧生等在内的大规模连锁反应的可能性,回收对象的工作应被视为Alpha级优先事项。

███博士已提交了立即处决SCP-096的申请(参见采访096-1)。 命令待批。 处决命令已被批准,将由███博士在[数据编辑]日执行。参见事故-096-1-A。

采访096-1音频记录:
采访者:███博士

受访者:█████████上尉(已退役),回收小队Zulu 9-A的前指挥官

回收事故#096-1-A

<记录开始>

[████████ ████████时间,研究区域██]

█████████上尉:初次回收任务永远那么操蛋。你不知道那鬼东西能干什么,也不知道那帮实地技术员能七拼八凑出啥信息来。他们能告诉你发生啥事了都算你走运。他们让我们“套个袋贴标签就行”。狗日的一点没说不能看那个混账东西的事情。

███博士:你可以把任务介绍一下吗?

█████████上尉:好的,抱歉。我们有两架直升机,一架和我的队伍一起,另一架跟Zulu 9-B和██████博士一起作为后援。我们在巡查路线北边大概两公里的地方发现了目标。我想他1当时脸没对着我们,要不然他当场就把我们都干掉了。

███博士:你的报告上说SCP-096对当时的寒冷没有反应?那可是-██℃。

█████████上尉:其实是-██。然后,对,它光着个屁股连抖都不抖一下。总之我们着陆了,接近了目标,██下士已经准备好套袋了。这个时候██████博士来了个电话。我转身接电话,就是这动作救了我。目标一定是转了过来,我的整个小队都看到了它。

███博士:就是那个时候SCP-096变得激动了吗?

█████████上尉:嗯。[受访者顿了一秒之后继续]对不起。刚才心里有点发毛。

███博士:没事儿。

█████████上尉:好。嗯,我没看到它的脸。我的小队看到了,然后他们彻底付出了代价。

███博士:能说得详细点么?

█████████上尉:[停顿]好,好。它开始冲我们尖叫,还哭了。但不是动物的嚎叫,听上去完全就是个人。真他妈诡异。[再次停顿]它把██下士抓起来撕掉一条腿的时候我们开火了。天哪,他尖叫着让我们救他……操……总之,我们子弹一发接着一发,打得它血肉横飞。屁用没有。它开始[数据删除]他的时候我都快疯了。

███博士:这个时候你下令使用了[移动文件的声音]AT-4 HEDT发射器?

█████████上尉:反坦克武器。从SCP-███逃跑的时候起就带着了。我见过这种东西像撕卫生纸一样打穿坦克。对目标也是这个效果。

███博士:SCP-096受到了很大伤害?

█████████上尉:它一步都他妈没退。它继续摧毁我的小队,但是半边身子没了。[他在自己的躯干上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半圆]

███博士:但它确实受伤了?

█████████上尉: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也没表现出来。它全部的器官、全部的血肯定已经没了,但它完全没意识到。不过它的骨骼结构完全没事。它一直在摧毁我的小队。

███博士:所以结构上没有真正的伤害。你估计朝SCP-096发射了多少子弹?

█████████上尉:最少吗?一千发。我们的舱门机枪手用GAU-19对着它射了最少二十秒。他妈的二十秒。六百发.50子弹打进那东西身子里。还不如朝它吐口水。

███博士:这时Zulu 9-B到了?

█████████上尉:是啊,我的小队也死光了。Zulu 9-B努力把袋子套到它头上,然后它就坐下了。我们把它带上直升机运了回来。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没看到它的脸。大概上帝或者佛祖或者谁觉得我该活。傻逼。

███博士:我们有一幅艺术家创作的SCP-096脸部画像。你想看吗?

█████████上尉:[停顿]那个,在听到那东西的尖叫和我的手下的尖叫之后,我不想给我听到的声音再配上一张脸了。不。就是……不。

███博士:好的,我觉得就到这里吧。谢谢你,上尉。

[听到椅子移动,离开房间的脚步声。确认█████████上尉(已退役)已离开采访室22。]

███博士:这是一个公开声明:我正式请求尽快处决SCP-096。

<记录结束>

脚注

1. 译注:受访者对096的人称代词混乱,并非翻译错误

事故 096-1-A
“那么收容成功了?”

“是的,博士。”

“给我看看安保录像。”

<记录开始>

某个塞了大概一打研究员的实验室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钢制立方体。摄像机视野中有一个控制室,正显示着立方体内部各种传感器的示数。

[快进一分钟三十二秒]

控制室的操作员身体前倾,注意到传感器的示数不对头。约五秒后,收容立方体的一面钢墙上出现了一个相当大的凸起。凸起越变越大,最终裂开了。可看到SCP-096正掰开钢板,发疯似的试图逃跑。收容突破警报响起,同时应急钢板罩到立方体上。

[安保录像带上SCP-096的脸依照收容方案做了模糊处理]

两个安保小组在SCP-096脱离收容室时进入了房间。实弹和镇静剂飞镖均未造成可见的效果。大约90%的研究员和安保人员直接看到了SCP-096的脸,此时宣布执行代号L方案。研究室和周边区域被封锁并充入██-级神经毒气。

约两分钟后SCP-096逃出██号研究Site,以██km/h的速度穿过外面的沙漠,冲向████。

<记录结束>

“Echo Romeo-Actual被派来处理当前的收容突破。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正在对付一次多么严重的突破的时候,我们完全无法应付。真好笑,世界上最好最聪明的头脑们居然会这么措手不及。”

“所以你是说这是你的错?”

“绝对不是。这是对SCP-096行为的一个新发现。我们以前没办法知道,幸好这没变成一次XK事件。”

<记录开始>

ER-A 5头盔摄像机的录像

[从一架UH-60“黑鹰”直升机内部拍摄的画面显示SCP-096在沙漠上高速移动。]

ER-A 1:这里是Echo Romeo-Actual。我们看见目标了!-无法听清-……[数据删除]节1,还在加速!

ER-A 1在听无线电播送的命令(听得出是来自Dan博士)。可看到SCP-096正在缓慢加速。

ER-A 1离开镜头视野。ER-A 3出现,手持一把改造过的XM500反器材步枪。两发子弹出膛:第一发打偏了,第二发击中了SCP-096的小腿。SCP-096打了个趔趄,但又恢复了。速度无明显变化。

ER-A 1:-无法听清- ……复,对目标无效!

ER-A 1再次向ER-A 3示意。ER-A 3又开了三枪:头两枪射偏,第三枪命中SCP-096头部。SCP-096倒地,滑行,翻滚了若干圈,速度稍有降低。SCP-096站起,继续前行,势头不减。

镜头上拉,拍摄到八架V-22“鱼鹰”倾转旋翼机(隶属于机动特遣队Tau-1)从上空飞过,掠过直升机,飞往SCP-096离开的方向。摄像机关闭。

<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采访视频记录096-1-A

[Oleksei博士看上去镇定自若,缓慢而谨慎地回答所有问题。]

采访者:收容突破的时候你的准确位置在哪里?

Oleksei博士:在休息,正在取一杯咖啡。我没被关在收容区域里只是运气好。

采访者:描述你在收容刚被突破时的行动。

Oleksei博士:我派Echo Romeo-Actual去追SCP-096并向Dan博士通报了情况。之后我们开始为SCP-096-1定位。一确定SCP-096的大致去向,我就派出了机动特遣队Tau-1去SCP-096路径上的人口中心提前疏散平民。一切按照收容方案进行。

<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采访视频记录096-1-B

[Daniel █████博士耐心地坐着。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套看起来是改造过的夜视护目镜的东西。]

采访者:为了作记录,请问SCP-096突破收容的时候你的准确位置在哪里?

Dan博士:在[数据删除]山脉,想找到更多关于SCP-096来历的信息。这是一次短期的研究考察,所以我让Oleksei博士管理收容。他足以胜任,虽然有点儿……热切,而且过去他也证明过自己。这些都是有各种文件证据的,所以请不要认为——

采访者:作个记录而已,博士。那么,你明知道SCP-096在被激怒的时候不受任何已知形式的伤害影响,为什么还命令应急反应小队进行狙击呢?

Dan博士:为什么不?如果有可能让SCP-096慢下来,给特遣队Tau-1争取更多时间,我们就必须试试。这对ER-A没有威胁,而且当时直升机有追不上的危险。说实话,ER-A几乎没有其它让局面好转或者恶化的办法。

采访者:我明白了。那你能解释这个吗?

[采访者指了指桌上的护目镜]

Dan博士:好的。这是Project SCRAMBLE,我和Oleksei博士专门针对SCP-096设计的护目镜,发给了ER-A和特遣队Tau-1。它有一个不停分析视野来寻找SCP-096面部特征的微处理器。内部的面部识别软件将立即识别出它们,在光线到达人眼之前把那部分图像抹成无法辨认的一团。这真的很精巧。

采访者:而且昂贵。

Dan博士:非常贵。所以它没起作用真是太可惜了。

<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机动特遣队(MTF)Tau-1与经改造的EG-3“哨兵”预警机2(呼号为“老大哥”)之间通信的文字记录

MTF-T-1:鱼鹰在天上,以[数据删除]向[数据删除]移动。等待方向指示。

老大哥:电子设备启动,到达巡航高度。正在向所有摄像系统上传SCRAMBLE程序……摄像头启动。老大哥正在观测。

MTF-T-1:目标现在向哪个方向去了?

老大哥:目标正向西行进……处在……操。好吧,他在I-40上。我想他刚撞翻一辆卡车。唔,方向是……[数据删除]偏[数据删除]度。这个方向上的下一个城镇是……[数据删除]。我觉得还有几百公里。操……MTF,我们建议Echo Romeo开始疏散I-40上的人员。我不知道目标已经毁掉多少辆车了。

MTF-T-1:等一下。不行,老大哥。ER-A报告说目标比他们的直升机快。他们没办法赶到前面。

老大哥:那就让他们去把另一条车道上的司机拦下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了这家伙的脸。

<记录结束>

“Tau-1的前三组人成功地平安集合了头三个城镇的居民。SCP-096依次穿过这几个地方而没有停下,证明SCP-096-1不在里边。然而,MTF-Tau的一份视频记录显示了[数据删除]城里被找到的SCP-096-1,还有接下来的事故。”

“放吧。”

<记录开始>

[数据删除]城中MTF-Tau-1第四组的头盔摄像机的录像

大部分居民被集中到广场上,都蒙上了眼睛。直升机扫视着城镇。从直升机上和地面人员的扬声器里传出模糊的命令。

MTF-T-1(通过队内通讯频道和扬声器):目标正在进入临近地带!所有单位启动SCRAMBLE装置,开始执行人群管制程序!所有平民不许离开原地或者摘除眼罩!移动或触摸眼罩的人会被射击!重复,所有平民——[从摄像机视野外传来的一声响亮的尖叫盖过了命令]

约两公里外,可看到SCP-096正翻过山顶。它试着在山坡上减速,却绊倒了,高速滚下山丘,撞穿数幢房屋后又几乎立刻站稳。

扬声器中传出的身份不明的声音:[无法听清]……平民不许移动!开枪了!重……[无法听清]

听到几声枪响,都不是对着SCP-096开的枪。SCP-096停了一秒钟,冲进人群,扔开不少人,被踩踏的更多。人群开始四散,枪声再次响起,扬声器的声音在SCP-096的叫声之下无法辨认。SCP-096找到了SCP-096-1,一名中年男子。摄像机拍到SCP-096抓住了他,之后摄像机被一名逃跑的居民撞到,从头盔上落下。

<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采访视频记录096-1-C

Jack Wilford少校(MTF Tau-1现任指挥官):当时我和我的队伍在搜查SCP-096-1的房子。那可怜虫是个半职业的登山运动员,爬过█████████。显然他照了一张风景照,碰巧看到了背景里的SCP-096。

[Wilford伸出四根手指以示强调]

Wilford:四个像素。麻痹的四个像素。我怀疑他都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可能就是看了一下照片,注意到有一小块雪没颜色,然后继续过这一天。

采访者:你怎么找到的?

Wilford:我们的SCRAMBLE装置马上就把它认出来了。中尉拿到了照片,在我有机会看到它之前就把它带上直升机了。在那之前那个该死的怪物已经把老大哥弄了下来,还撕开了[前任]少校的“斯特瑞克”3。太乱了。

采访者:所以SCRAMBLE装置没起效?

Wilford:没起效?他娘的SCRAMBLE就是一堆屎,害死了整支特遣队。你知不知道加上我只有三个人活下来?都是因为有些弱智学究想的什么“最先进的SCP-096敌意反应对策”。那些混账白痴明明只需要往目标头上套个袋子就完事了,但是不行,我们必须得用最他妈先进的SCRAMBLE。

<记录结束>


SCP
*滑块验证: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 立即注册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