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SCP基金会怪物大全图浏览: 287 .jpg

SCP基金会怪物图鉴说明:
项目编号: SCP-287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287被存储在Site-22中的一个恒温恒湿的保险柜中以防止进一步磨损。目前进行额外实验没有必要,但经Dr. Sigurd Ólafsson批准后可行。任何时候都需保持SCP-287所在保险柜没有电源。
若需要对SCP-287进行实验,需佩戴绝缘手套以防止剑柄意外放电。
在进一步通知前,SCP-287-1的遗体需保持收容。可对Dr. Zartion提出对SCP-287-1的研究请求,但仅允许4级员工或太空生物学部2级员工提出。
描述: SCP-287是一把维京长剑,从剑首至剑锋全长78厘米,重1077克。由于在其下暴露了约900至1100年的外部因素,SCP-287目前锈蚀严重。SCP-287与数则书写记录一起发现于冰岛██████。(参见回收日志)
SCP-287主要由铁组成,其结构内还杂有数种可能异常的成分。基金会在对银河系内的系外空间及[已编辑]中发现了这些材料中的数种。
SCP-287的创造世界经碳测年法分析,约在10世纪早期。地外金属与材料的样品相较而言更难确定年代,相关分析目前仍在进行中。
当于剑柄剑格正下方的金属部分上施加电流后,即可观察到SCP-287的异常效应。SCP-287上暴露的元素显然状态比铁质部分要好。此时SCP-287的内部组件会发出数种频率的电磁辐射以及一种变化的声音,该种声音总是会被研究人员及测试对象描述为令人痛苦的声音。
SCP-287产生的辐射会导致所有暴露于其下的人类出现严重的视听幻觉及严重头痛症状。详细来说,SCP-287造成的幻觉是附近出现一个总是穿着类似武装力量成员装备的半透明人形身影。
SCP-287造成的幻觉穿戴的武器及护具因对象而异,一般倾向于对象个人认知中认定的现代武器。对动物以及等频率无异常电磁场及声音的实验在任何情况下均未产生同等效果。
较高的电流值可以将这一效应加强至最多437个幻觉个体(具体电流值请参见文件R27-287)。进一步的实验被认为并无必要。
SCP-287-1被认为是一个地外生物体,于SCP-287的发现地被发现。目前SCP-287-1的确切来源并不知晓。文件R27-287-1中有关于SCP-287-1的完整报告(部分报告参见附录B)。
SCP-287-1可能的航天器(被编号为SCP-287-2)(部分报告参见附录B)似乎已经完全毁坏。目前假设SCP-287-2的设计目的为一艘大型舰船上的某种逃生舱。

发现: SCP-287于20██年1月██日,在冰岛██████外的一处墓葬中出土。(更多细节参见附录A)。
在该墓葬中发现的遗体被证明并没人类,基金会在保管SCP-287后,将该遗体编号为SCP-287-1。SCP-287-1的遗体已经骨化,呈人形,但与人类骨骼结构有很大不同。此外,该墓葬内还发现了数则书写记录,这些书写记录被基金会所获取。基金会随后延请Dr. Sigurd Ólafsson帮助翻译这些文段,并将其下附(参见附录A)。

附录A:
在冰岛██████外某一地区目睹“幽灵兵士”的报告预示着对SCP-287的发现。近期一次雷暴中,SCP-287所在的墓葬被雷击中,电流进而通过一根简陋的铁质避雷针被导入了SCP-287。SCP-287产生的幻象影响了一支业余摄影组。该摄影组报告了当地政府,基金会信息收集子程序将这些报告标记为潜在异常。[关键词:幽灵、妖怪、疯狂、孩童、带有Gamma-6双相关因子的幻觉]
所有目击者群体均被实施了A级记忆清除,该埋藏地通过基金会前台组织组织被宣称为“遗产挖掘现场”。
基金会在该墓葬中发现了SCP-278、SCP-278-1以及其他可上溯到10世纪早期的书写材料。Dr. Sigurd Ólafsson书写了一份抄本。其中无法理解的部分大部分都可能是无法直译的专有名词。
我是Halvor Skadison,[无法理解]的吟游诗人。在索尔之捍卫者,流星之主的这个故事上,我备受信赖。
大掠夺后的那一年,于漫漫长冬之中,我们在天空中见到一枚炽烈的流星。它坠落于北方荒原的深处,而我们追寻而去。
它是如此奇妙,光芒闪烁,而又覆于鬼火之下。当我们接近之时,我们看到一人穿着厚厚的斗篷,站立着,检视着那流星。鬼火黯淡下去,那人将其手按于流星之上。一道奇妙的光芒射入我们的眼中,然后流星打开了。
他消失在了流星之中,他的双目守望我们,含着流星般炽烈的决断。我们深知,他只可能是一位王,奥丁神降至我们身边的王。他将在掠夺中护佑我们,而我们将重归繁荣。众志祷告,终得回报。
村中长者日日造访他的憩处,但他的巧舌仅能言说天宫之语。数周过去,他习得了我们的言语。当他知晓我们的困境之时,他勃然大怒,重回流星之中,以便于锻造一把神兵利器,从而得以护佑村庄。
又是数周过去,他手持利剑,再度出现,熠熠生辉,强劲有力。他将利剑举向天空,他的力量得以彰显。英灵卫士,自瓦尔哈拉归来的英雄们伴他身侧,挥刃舞戈。我们五体投地,我们的头因瓦尔哈拉勇士之荣光而痛楚,而这一切,让流星之主感到欢愉。
此去经年,每当掠夺者到来,我们便去寻求流星之主的援助。他出现了,而在他闪耀的剑刃与燃烧的双目之下,所有敌人都落荒而逃。我们堆起了石标,为了标记去往流星之主憩处的道路。
流星之主的殉身,在[无法理解]之战中来临。他的力量离他而去,而奥丁将他召回了瓦尔哈拉。我们将他埋葬,带着我们所能聚集的所有荣光,并铸造了一道沟渠以导引索尔的风暴伟力。每到风暴之夜,英雄们仍会回来,庇护着我们的村庄。若有宵小敢于抬头直视他们,他们的荣光定会倾泻而下,将他的头颅撕裂。
附录B:
在追溯内含文段中故事之时,基金会特工发现了Dr. Ólafsson所译叙事诗之中所提及的“流星”。在发掘该讨论中的物体时,发现了一艘未知材料制成的杏仁状太空船。关于该船的研究可查阅文件R27-287。
在该太空船内找到数则用未知语言在糙面纸上书写的记录。据假设,此为SCP-287-1的某种日志。
几乎无法对其进行确切破译,然而,已尝试利用[已编辑]达成部分翻译。
时间戳: {未知符号}
未知地点。未知人群。土著。暴力。{未翻译}未能幸存。一切都已遗失。必须找到回去的路,对我过度期待。
时间戳: {未知符号,据推测为几天后}
他们找到了我。成功拼上了{未翻译}盖。他们无法看见我。必须学习他们的语言。必须让他们离我远一些。未知生物。可能感染。
时间戳: {未知符号,据推测为几周后}
我看见了他们的武器。我的已经失去了功能。用最后一点{未翻译}做一个和他们的差不多的。调整外星脑化学。希望能吓住他们。不确定我还能在{已编辑}上工作多久。身边没有{很可能是专有名词}{无法忍受的?垂死的?破裂的?}
时间戳: {未知符号未知时间}
他们回来了。我使用武器吓到了他们。{未翻译}基本完全,可能可以离开了。降低到十六{细胞?项目?球体?}
时间戳: {未知符号未知时间}
他们带来了其他人。我再度吓住了他们。不确定我是否能够修好{未翻译}、认为我还有足够的{ 最相似的配对结果是与SCP-148相符合的化学分子 }。 使用了{很可能是专有名词}的项链。还是不够。
时间戳: {未知符号,据推测为几年后}
源源不断地来。仅剩一个{细胞?项目?球体?}。能量基本告罄。我无法修好{未翻译}了。{时间单位}太多。
据推测在这一时期,SCP-278-1用来激活SCP-287的能量来源已经耗尽。SCP-287-1很可能在下一次掠夺中因没有SCP-287护身而被杀死。
SCP基金会附带说明: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


SCP
*滑块验证: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 立即注册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