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SCP基金会怪物大全图浏览:
IGTA1.jpg

SCP基金会怪物图鉴说明:
SCP-666和Cront博士,日期约为[已删除]
项目编号:SCP-666
项目等级:Euclid
SCP-666需被存放在位于西藏山区Site 73的一座被监控的封闭保险库之内。执勤警卫必须每周更换,且在被派遣到岗位前必须通过一个背景审查,以证明其没有毒瘾和酒瘾。
SCP-666只能由D级人员在已批准的测试程序中进入,或由被授予4级或更高级别安全许可的研究人员进入。进入SCP-666的非D级人员,无论他们是否有成瘾史,都必须随时有警卫观察。如果他们出现任何受SCP-666影响的迹象,应立即将其带离项目。
SCP基金会 SCP-666(灵魂归宿)
SCP-666是一个中等大小的藏式圆顶帐篷,由扎起的树枝建造并覆有牛皮。其内部顶高2.44米(8英尺),底宽9.14米(30英尺)。帐篷呈圆形。其内部,在大部分人看来,和外部都一样的粗糙,地面满是灰尘;制成帐篷框架的树枝被兔皮包裹并用牛皮条系紧。SCP-666会周期性的在收容区内移动位置;移动行为只在项目未被直接观察时发生,但遥视观察显示是项目内部的一个实体在抬起帐篷并挪动到新位置。迄今为止,它还没有试图逃离收容。
SCP-666是1973年由SCP工作人员搜索某报告里提及的山区时发现的,几名从该地区返回的失踪人员提交了说法相近的报告:在恶劣天气里寻找避难所的人,就会好像是不经意间发现SCP-666。处于类似条件后,勘探队也发现了该帐篷。在场的三名工作人员中,两人没受任何不良影响。第三人进入昏迷状态,并体验到逼真的幻觉,无意识的自言自语。在队伍撤回后,帐篷被一同带回到附近的Site 73进行进一步调查。
当没有重大成瘾史的人进入帐篷时,帐篷会继续处于休眠状态,且似乎不产生任何不良影响。没有酒精或麻醉品滥用史的D级人员如果提供以适当的营养品,可以一次在帐篷内坐数日,并且报告做了强度更大的梦。
但是,有药物滥用史的个体在帐篷内部会遭受致幻效应。在所有实验中,受试者报告所处的位置不是他们回忆中或回忆相关的地点,而总是他们成瘾性最强烈的地方。到目前为止,已记录的报告有一间夜总会浴室,一辆1973年的大众Vanagon1,一条肮脏的小巷,拉斯维加斯的[已删除]赌场等。一个受试者报告说发现自己在一间肮脏的公寓里与一位名叫“Chloe”的妓女在一起,两人此前经常一同沉迷于麻醉品滥用;另一人报告在他自己的卧室安装了一台比他在被捕之前拥有的,用于分发儿童色情作品的计算机复杂得多的计算机。
在这些幻觉期间,受试者报告他们遇到了一个人,被称为SCP-666-1;对于SCP-666-1的描述不同人差别很大,在种族,性别或外表方面提炼不出任何“非典型”共性特征。SCP-666-1会迁就受试者的个人成瘾,尽管一开始,就会采取消极攻击的态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受试者会一边被鼓励进一步放纵,一边被鼓励停下来。如果受试者表现出悔恨或戒瘾的强烈愿望,SCP-666-1将渐渐换上更真诚友好的语气,并继续施以诱惑-不鼓励这个幻觉过程;经历完这个幻觉的受试者中近94%的人,在再次诊断后,均表现出心理成瘾性几乎完全戒除,虽然生理成瘾性还有正常的反复周期。
如果受试者没能抵抗SCP-666-1的诱惑,则该实体将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敌意。虽然没有特定时间节点或可量化的上瘾程度阈值,但如果放任不管,SCP-666-1总会开始殴打受试者,并迫使受试者进行超过极限的成瘾行为。如果在此期间受试者没有被强行从SCP-666移走,他们将会死亡;死因是他们成瘾行为的典型病症,因此嗜酒精者会出现极度的肾脏或肝脏衰竭,嗜可卡因者会出现心律失常,沉迷电子游戏或电视的受试者会遭受与久坐的生活方式相关的严重肌肉萎缩和健康问题,等等。
迄今为止,仍未发现屈从与不屈从于SCP-666-1的两类人之间明确的联系;比较合理的假设是,这仅仅是个人意志力和信念的问题。所有直接采访SCP-666-1的尝试都失败了,实体要么转移话题,要么直截了当地拒绝回答。唯一采集的到揭示其本质的一句话是“在这里我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表明要么有多个实体都附属于SCP-666,要么世界上有其他的SCP-666实例。正在调查是否有类似的传说出现;如果发现另一个SCP-666实例,则应立即将其转移到Site 73.
SCP基金会 SCP-666(灵魂归宿)
附录SCP-666-1: 最近在加拿大北部的偏远地区出现了几乎相同的故事,故事描述了一个“雪怪小屋”;虽未经证实,但它们的相似点至少指出一个疑似SCP-666实例的存在。
附录SCP-666-2: 与受试者D-14390的采访记录,关于其在SCP-666内的经历(仅音频)
采访者: Dr. Lanis
受访者: D-14390
日期: 04/17/19██
Dr. L: 受试者D-14390,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D-14390: 呃,还不错,博士。有点想到帐篷里再小睡一会。
Dr. L: 嗯,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请描述一下你在SCP-666里的经历。
D-14390: 嘿,没问题,博士。你看,我刚刚听你要求,走进去,坐下来。然后就发现我回到了[数据编辑]那个四面漏风的房子里,跟Chloe那个骚娘们一起。
Dr. L: “Chloe”?
D-14390: 哦对,她出台费可高了,虽然她不是肯尼迪南部最漂亮的,但懂的花样真不少。我们在遇到她之前从没玩儿的这么爽。
注:“Chloe”是D-14390出狱后嫖的妓女的艺名。
Dr. L: 很好,请把全部过程跟我描述一下吧。
D-14390: 那是她的公寓,对吧?有点脏,有点乱,好像她几个星期没清理了似的,但我不是来看风景的,你知道吗?所以我把钱放在起居室的桌子上,然后我们一头扎进卧室。我和她打炮,真枪实弹的,接着事情就有点不对劲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在太阳底下干着,但却没看到一点日光!她知道我从来没做过的体位,还嗑了我听都没听说过的药。大约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想助点兴,所以我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
Dr. L: 可以可以差不多了D-14390. 简洁起见,请你直接说能反映实体SCP-666-1情况的证词。
D-14390: 什么东西?
Dr. L: 那个……人,在幻觉中引诱你那个人。
D-14390: 噢,对!那会儿正是她给我这种鸦片之类玩意的时候,她说到自己以前接的一个中国佬。自始至终她话说得都非常有趣,像那个怎么说来着,凉嘲烫讽?
Dr. L: 冷嘲热讽。
D-14390: 啊对就是这个词,我嗑了几片,感觉飘飘然,但她只是瞪着我,对吧?所以我问怎么了,然后她就开始拉扯拳击我的脸!那力道不像是个脆弱的小妓女,我意思是我差点觉得在跟泰森打十回合。她开始对我尖叫,说我弱小,说我很可怜,只知道屈服,你知道,这臭婊子。所以我一脚踢在她胸前,就在那时所有都乱套了。接下来她把我摔倒在地,死死的箍住我的喉咙,她的眼睛瞪得睁圆,眼球上布满血丝。我感觉到她的指甲已经嵌到我的脖子里,马上就要把我了结了,博士,她向我注射了什么鬼东西。
Dr. L: 你是说SCP-666-1通过嵌在你脖子里的指甲给你注射海洛因?
D-14390: 我不太确定是哪种,但在烧灼感同时也产生愉悦感。而掐我脖子的也不是指甲,像什么呢,猫的利爪,对吗?同时她还冲我嘶吼着,但她的嘴越来越大,下巴已经完全超出极限了,她的牙齿越来越大,越来越锋利,好像她准备咬掉我的头!那个诡异的场面简直吓死老子了2,我不禁尖叫起来。

SCP基金会附带说明:
Dr. L: 就在那时保安把你拉出了帐篷?
D-14390: 是的,似乎我不是仅仅在梦中被吓到了。真他妈奇怪,就像……在我被拉出五秒钟后,我又听到Chloe的声音,但它低沉又像咆哮,听起来是她在说“你不能停下来。”
Dr. L: 谢谢你,D-14390. 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经历了这些,你还说你想回去?为什么?
D-14390: 嗯,这很简单吧?*温和的笑声* 她很可怕,但……哥们我一生中从未高潮的这么爽。在这个地方经历了这么件鬼事,我想我也没多少时日了,所以我不妨高高兴兴的上路,对吧?
注: 采访结束后,D-14390多次自愿参加SCP-666的额外测试。Lanis博士最终批准了。D-14390在进入幻觉状态后大约三秒钟开始尖叫,并在不到一分钟后因心脏骤停死亡。
1. 大众Vanagon是大众的经典面包车型T3的衍生车款,诞生于1985年,是迷你巴士收藏者的宠儿。译者注
2. 原文Even as blasted as I was that was some freaky shit. 译者注


SCP
*滑块验证: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 立即注册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