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SCP基金会怪物大全图浏览: 093.jpg

SCP基金会怪物图鉴说明:
项目编号:SCP-09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测试情况概述请见文档SCP-093-T1。应保证SCP-093随时停留在镜子上,并处于录像监控之中。仅当正规的影像记录措施及受试者回收规程就位时,才可获得授权,进入SCP-093的管控区域。试图在获准测试外使用SCP-093的将严惩不贷,甚至可能面临处决。

描述:SCP-093大体上是一张红色碟片,以一种近似朱砂的复合石料雕刻而成,通体覆盖着未知符号以及环形刻痕,深达0.5厘米。另有更深的刻痕,深达1至1.5厘米。SCP-093直径7.62厘米,表面光滑,可以舒适地纳于掌中。当SCP-093由活体握持时,色调会发生改变。这些颜色仍处于研究中,其中的关联尚有待证实。普遍看法是,颜色的变化取决于握持者所怀有的悔意。

若将SCP-093从镜子上取下,并且无人把持,那么它会自行寻至最近一个类似镜子的表面。曾经观察到SCP-093沿一定范围内最大的环线移动,并不断翻滚着,逐渐增加到了不可思议的速度,其加速机制目前仍不为人知。倘若SCP-093与最近的似镜表面间有障碍物,它会维持航向与航速,利用这股冲力击穿物体,接触到似镜表面而后已。这冲击速度势如雷霆,然而SCP-093和镜子却不致毁伤。

追加记录:SCP-093其存在、性质与管理措施在基金会中均无案可考,由此启动一项测试规程,以查证为何镜子在管控中必不可少。见SCP-093-OD。SCP-093-T1引出一个新发现,即握持SCP-093的活体能够穿过镜面;而SCP-093-T2的一系列测试则是为了究明这一旅程的终点。

SCP-093原始文档
项目编号:SCP-09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SCP-093应置于████管控单元的一面银镜上,镜子安装在0.3x0.23米(1英尺x9英寸)的基座上,基座应至少距地面1.22米(4英尺)。对象的管控区域不可超过3.66x3.05米(12x10英尺),████管控单元等级不可低于1级,且不得将对象置于红木、松木、樱桃木、铝合金基座上。平稳地——轻柔也无妨——握持住该对象不会产生任何严重后果。含管控条件在内的相关测试及结果,可以在附加报告的B章35-1节读到。

描述:该对象在1968年1月30日发现于红海海岸,当时它正发出黯淡的蓝光,微鸣不已。在一众女性检查人员——年龄分布在34岁至41岁之间——面前,其色泽转为橙中带红,嗡鸣声忽强忽弱。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SCP-093变为上述的蓝色,持续了54分34秒,于此同时则在█████研究设施发现了194-9834的尸体。
194-9834与SCP-093的联系尚无定论,长期接触SCP-093的后果也无人知晓。鲜有的几份报告中提到了阵阵的平静,而242-0049则出现了周期性抑郁、失衡以及自杀倾向。报告称,以上情绪的持续时间均不超过11天。报告在1993年3月21日又提到,该对象似乎会在242-0056到场时变为淡紫色以示回应,持续时间不超过2分9秒。目前该反应的影响仍不明朗。

追加记录:SCP-093的来源仍是未解之谜,与其回收有关的资料则在1989年9月9日█████研究设施的一场大火中毁之一炬。自1995年4月19日以来,握持SCP-093的研究员的情绪报告也没有受到丝毫重视。


SCP-093-T1:管控测试
详述了SCP-093在现存管理规程的种种条件下进行的测试,以评估维持诸规程的可行性。测试初始阶段,首先更换了那些用作停留处的镜子的种类:

镜面,市售镜,黄铜框:放在镜子上时,SCP-093纹丝不动。这项测试说明,昂贵的银制或木制管控系统是毫无必要的。

标准规格桌面:SCP-093直立起来,径直滚过桌面,继而转过一个U形弯滚向另一侧,划出椭圆形轨迹,周而复始。一旦把镜子带到附近,SCP-093就会朝镜子滚动,以自身平面贴上镜子,并滑向镜子中心。值得一提的是,SCP-093虽然有颗粒状触感,却过镜不留痕。

两面镜子分别放置在标准规格桌面两端:SCP-093会被最近的镜子吸引过去。它在选择镜子时偏爱距离因素远甚其它,而且全然不顾方向,对种类不同的镜子也是来者不拒。

手持镜子四处移动:SCP-093会追随镜子不断加速,最高速度可达██████。不论速度如何,SCP-093与镜面间的冲击都不会导致任何一方受损。

手持SCP-093置于镜面上:本次测试纯属无心插柳。两名工作人员先是为谁来为午餐结账吵得热火朝天,紧接着其中一个就把另一个绊倒了,这一行为的后果,便是发现了握持SCP-093并将其按在镜子上,就能够进入镜中世界。

附录:确认到SCP-093只须以镜面栖身后,管控测试即告终止。持SCP-093的人体与镜面的交互作用测试已经得到█████博士的批准。

SCP-093-T2 : 镜之测试
测试规程:受试者胸部须捆扎3等搭扣式安全带,安全带与滑轮系统相连,移动范围300米(约1000英尺)。如有必要,可额外增加线盘以扩大移动范围。连接线盘的应为高档搭扣,可承受0.2吨外力。

SCP-093相关测试的标准配备为一野外工具包,包中应包含下述物品:

  • 腕部光源,照明时间3小时,并有附加电源,额外提供6小时照明。
  • 0.5升装淡水4瓶。
  • 军用口粮4份,外加2块清淡的燕麦饼干(或巧克力棒)。
  • 标配伯莱塔9mm手枪一把,上膛,外加子弹24发。全副武装的监督人员确认受试者使用SCP-093完全进入镜中后,才可以发放该物品。受试者消失在视线中前便应提醒他们,一伺他们归来,要优先收缴该物品。
  • 标配野战刀一把。不得告知受试者该物品的存在,受试者须自行在工具包中寻找。


受试者的头部或肩部还要安装摄影机,其与录像系统相连。录像装置应连接电缆,电缆行程与回收系统相同。无线摄像机有利有弊,只能在SCP-093呈现已知颜色的测试条件下使用。新颜色必须使用有线进给方式进行测试。

测试应记录SCP-093的颜色及受试者的服刑经历,以探究SCP-093如何决定呈现出何种颜色,它似乎与受试者心灵中的缺陷和罪恶密切相关。附加测试结果应按顺序阅读。

镜之测试一:颜色(蓝)

受试者D-20384,男性,34岁,体格健硕,有谋杀及自杀未遂的前科,在测试过程中十分配合。外部技术人员观察到受试者手握蓝色的SCP-093完全进入指定的镜子后,镜中的映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泛蓝的户外景观,浓墨重彩。视频转播与附加媒体同步播放:


摄影机开启,画面看上去不大稳定。受试者举目远望,面前正是技术人员报告过的那个地方。这里似乎是典型的低地平原,景物在原色之上又覆盖了一层浓郁的蓝色调。受试者的镜头左右回顾,目力所及之处并无可识别的地形标志,只有草、草、草,微风拂动着高大的青草。没有树,也不见活物。

受试者领命前进,约五百步之后忽然拨云见日,发现前方有一小块贫瘠的土地。他不断靠近,眼见一副草木凋零的光景。复行三百步,得一地洞。洞穴由某种原始工具挖掘而成。

滑轮开始运转,摄影机受到牵连,微微晃动。委托受试者进入洞穴,他稍稍抗议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前往。附近似乎没有梯子、绳子等工具,受试者只得依赖滑轮,徒手攀援,缓慢下行。大约送出100米缆绳后,受试者才到达洞穴底部。行至后半程,无法再依靠自然光,受试者打开了野外工具包提供的光源,挥动光柱四下扫视,发现洞底除了泥土似乎别无他物。

受试者在腕灯的协助下向前跋涉。当问及那蓝色调时,受试者一时摸不到头脑,回答说从他的视角看不出有这么一层颜色,从来没有。缆绳送出150米时,发现通道下方隐约有光。摄像机镜头外的地方传来预备好的枪械的声响。就此行动询问受试者时,他答了句以防万一便继续前进。

受试者抱怨说有一股恶臭。此时隧道内壁已由裸露的土层过渡为混凝土,先前的光线则来自一连串固定顶棚灯——其中不到四分之一已经寿终正寝,剩下的还在发挥余热。左右各三共六扇门横陈在摄像机前,第七扇门则位于走廊尽头,让看上去像是没有标牌的金属架碎片挡住了。碎片锈迹斑斑,其零售店设备的典型特征似乎暗示了其他人类的存在。

命令受试者检查那些门,顺序不限。他从右手第一扇门开始,发现锁住了,打不开。他设法弄开了第二扇门的锁,但是推不动,似乎被堵住了。继而第三道门,结果与第一扇门相同。另一侧的第三道门则应声开启,室内灯火通明。受试者熄灭便携式腕灯,对好镜头,拍摄房间全景。

房内空无一物,但见四壁污秽至极。受试者说覆盖在墙上的材料不是污垢,但又认不出个究竟。那材料比起黑色更接近褐色,很像融化的塑料。离开房间,发现左边第二扇门丢了把手,过去把手所在的地方只剩一个空洞,让叫不上名的材料封得严严实实,推之也毫无反应。所有的门都造得密不透风,开阖的缝隙也过于狭小,趴在地上都看不进屋内。左手第一扇门锁得结实,但是钥匙杆还留在锁孔里,匙槽也健在,唯独少了匙柄。

受试者摆弄一番,打开了房门,顿时咳嗽连连,面对臭气大吐苦水。屋内的墙壁和地板倒是一尘不染,天花板上却遍布着那种古怪的褐色材料,跟同一侧第三个房间如出一辙。房内有一张用枕头和旧毛毯搭成的简易婴儿床。一个木制板条箱里堆着空盒子,似乎是食品盒。屏幕映出盒上的文字,全都歪歪扭扭难以辨认,而受试者却说不过写着“麦片早餐”而已。另一个板条箱里装着水瓶,但早已滴水不剩。床边放着一本合上的书,没有题目,什么能辨认的标志都没有。

墙壁上好像贴着一些剪报,可惜像天书一般难以卒读。命令受试者回收。剪报因为年代久远,纷纷一触即溃,只有一篇似乎年代较近,完好无损地收进野外样品保管箱中。要求他调查那本书,于是受试者开始向朝书移动。

这时录像的音频出现了异常情况,3.5秒内,所有通讯线路都回荡着一种类似金属碾压声的高频啸叫。这时受试者还没碰到书。噪声消失后,他要求控制中心重复指令。但是控制中心并未传令,因为噪音期间耳机都取了下来。受试者提议离开房间,他提醒说房门正一点点自行关闭,若是放任不管门就真的关上了。他提议继续调查右侧的门。

仔细审查接下去十秒的影像,可以发现随着镜头移动,隧道尽头的第七扇门后闪出一个人影。门开门闭,一张脸自门缝一闪而过,急切看不清楚。

但受试者没提到任何异状,继续调查右侧第二扇门。他推了又推,砸了又砸,门终于打开一条小缝,可以斜斜地看进去。有一块木板,上面贴着更多的剪报;地板上有个“麦片早餐”盒,只能看见盒盖;还有一只手,掌心向上。受试者阖上门,镜头自紧闭的七扇大门一扫而过:没什么可调查的了。命令受试者返回。后者没有异议,但是对愈演愈烈的恶臭抱怨了一番。

受试者退回隧道,录像转播似乎一切正常。然而控制中心却报告说缆绳猛晃了一下,荡出一百多米长,现在重新收紧了。从录像转播看,受试者正在隧道中缓慢上升。与此同时,控制中心则试图确认滑轮完好。受试者请求停止上升,因为他压根没动,是缆绳拉着他。两边的人员都如临大敌,受试者报告说做好了开火的准备。

返回洞口,摄影机一无所获,景致也一成不变。受试者将情况报告一番,便沿着缆绳踏上归途。如此行了大约九百步,受试者询问道他用去多长的缆绳。控制中心直言情况复杂,无法确定,可既然走直线抵达洞口,就该沿直线返回。更多的缆绳出现了,从地面上一点处弯成90度,朝另一个个方向延伸开去。受试者不禁提心吊胆。

镜头缓缓转过一周。画面上,三十七个人影静默地伫立在受试者身后,形容模糊,身体并未染上支配着此处景观的蓝色调。控制中心再度陷入恐慌,受试者却只提到拐弯的缆绳有点古怪而已。他猛力扯了扯自己那端的缆绳,绷得很紧,一动不动。于是控制中心开始反转滑轮,松弛的缆绳迅速缠紧了。监视人员盯着缆绳,发觉自从卷绕开始草从中就有动静,现在弯折处缆绳下的杂草摇曳得愈发激烈。马上,卷绕就遇到了阻力,缆绳晃动起来,继而发出“砰”的一声。受试者移动镜头,沿着缆绳回溯,发现自己这一侧的缆绳慢慢松垂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滑轮重新开始运转,松弛的缆绳一下子被拉了过去。

控制中心命令受试者沿缆绳返回,然而线路里却传来他的惊声尖叫。接着,他瞄准镜头外的某物连开了五枪。控制中心报告说,看见摄影机拍摄到绳子不断消失在空中的一点时,就可以判断出受试者是在朝起点移动。待他越过那一点,所有的缆绳都缠回到了滑轮上,镜头则对着地面。控制中心做出汇报,五秒钟后镜子才还原成正常映像,而SCP-093在从受试者处回收后的一小时中,始终保持着蓝色。

回收枪械时,在受试者双手处的衣料上发现一种臭不可闻的液体,然而它们迅速蒸发殆尽了。由于缺少样本,认定此液体与研究无关。监控镜子的管理人员描述说,看到一大群人在地表蠕动,他们的体型达到了正常人的五十倍以上,然而手臂短小,五官俱无。在镜子还原成映像前,他们拖着身躯奋力向出口移动。由于它们一直在运动,很难看清细节。但至少有一名观察员提到了它们光滑无貌的脸上有些伤口,似乎是枪伤。

从受试者处回收的野外测试工具包内有一篇新闻报道,写着:[资料删除]并归入[资料删除]项目。


镜之测试二:颜色(绿)

受试者D-54493,女性,23岁,中等体型,有抢劫汽车和二级谋杀——驾车逃窜时杀掉两名儿童——的前科,在测试过程中十分配合。外部技术人员观察到受试者手握绿色的SCP-093完全进入指定的镜子后,镜中的映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泛着绿色的农牧风光,浓墨重彩,一如初次测试。视频转播与附加媒体同步播放:


摄影机开启,画面看上去不大稳定。受试者举目远望,面前正是技术人员报告过的那个农场。覆盖在景物原色之上的绿色调与测试一中的蓝色调类似,而且在视频转播中显得更加浓重。受试者推移镜头囊括进整片区域,可并未发现测试一中出现的地形标志。

眼前这片土地废弃已久,一个残缺不全式样古怪的稻草人立在正中,形骸腐朽不堪,田间也是一片荒芜。右侧有一幢两层式的高大农舍,尽头处有一地下室入口。受试者立刻备好了枪,粗重的喘息声在音频转播中清晰可辨。于是控制中心让她在行动前尽量放松。

受试者耽搁了几分钟,说她一切正常,之后便依照指示在农舍周围探查。两辆童车——一辆男式一辆女式——靠在房子上,离地下室的门不远。其中一块门板倒在草丛里,从木头的开裂情况看是从入口处扯下来的。楼梯上码放着衣服,从鞋子到衬衣,从上到下按降序排布,一身男孩的行头。受试者语调凄厉地质问控制中心,这是不是什么恶劣的玩笑。控制中心请她冷静下来,向她保证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这副光景。目前仍未知SCP-093是否能将受试者的过去与其中景观建立某种联系。

受试者花了好几分钟才调整好心态,同意继续行动。接下去,与受试者的通信做了淡化处理,同时在音频中插入了一分半钟控制中心的谈话,其内容是对受试者极度紧张的精神状态所做的分析。受试者抵达楼梯底部时通信重新恢复正常。地下室平平无奇,几只木架在远端的墙根处一字排开,上面摆着叫不上名的罐装物质。破损的灯具在房梁上轻轻摇摆。镜头推移,缓缓扫过整个地下室,没有脚印。这里似乎已废弃了一段时日。受试者这时提到有臭味。

拍摄过程中,受试者在地上发现了一道带有旋转把手的金属门,像是潜艇上的舱门。舱门附近泥土成堆,状似黏土。旋转把手也是年代久远,油漆斑驳。受试者提到,舱门附近的恶臭尤为强烈。强迫受试者去开门。把手转到底时,门应声开启,陈旧、污浊的空气随即一涌而出,受试者不禁连连咳嗽。用摄影机俯拍洞口,发现一段白色的水泥隧道,与蓝色测试中发现的大同小异,但境况更好。要求受试者进入后关上舱门,爬梯而下。

经过反复劝说,受试者才同意下去,但是不能关上舱门,因为这明摆着会切断滑轮上的缆绳。从农舍到隧道底部,缆绳共用去约五十三米。现在到了密室内部,受试者发现里面似乎是个防空洞,坚持不了多久的样子。地方虽然宽敞,可三张床铺就占去一半的面积,一张双人床,两张单人床。

密室尽头的垃圾箱里码着一些食品盒,与蓝色测试中记作“麦片早餐”的盒子颇为相似。床上有两具白骨,地面上还有一具,旁边放着一把普普通通的六连发左轮手枪,没装子弹。离枪不远的地面上还有三枚空弹壳。白骨另一侧有一本精装书,保养得当。依照控制中心的指示,枪维持原状,书则收入野外样品保管箱中。

受试者进一步调查防空洞,注意到书桌上有一张剪报,完好无损,于是将其收入野外样品保管箱。摄影机环视一周,防空洞里再没什么好带走的了:装着衣服的垃圾袋、20世纪50年代流行的儿童玩具在墙边摆了一排。

受试者刚接到离开防空洞的指令就被叫住了,控制中心的一名技术人员指引摄影机拍摄出口附近的一片区域。经过严密的调查,受试者发现那里似乎装有以太网插孔,其外壳被一种奇怪的琥珀状物质从墙上微微掀开来。受试者拒绝收集样本,因为那东西臭不可闻。受试者说如果他们想要的话大可亲自来取。控制中心回绝了,任由受试者走出防空洞。

受试者抓紧梯子,仰拍了片刻,拍到一个人影从隧道顶端向下凝望。控制中心命令受试者对准焦距,但她却说上面空空如也,当即开始向上爬,人影已不复见。返回途中有惊无险。在隧道顶端没发现任何生命迹象,物品也仍保持原状。受试者坚称那边空无一物,然后便打开舱门,大吐特吐起来。

受试者咳了一阵,用一瓶水漱了口,之后突然全身一僵,问控制中心听没听到“那个”。他们说没听见。受试者掏出了枪,小心翼翼地接近舱门,微微露出脑袋,让摄影机刚好能拍到外面的情况。距离农场约七百米的远处,两个块头不小的人形生物在地上蠕动。受试者一声不吭,于是那两只怪物没发现她,可她拿枪那只手已经抖得不行了。

那些生物移动时,控制中心叮嘱受试者不要发出任何动静。怪物们全都一个样,横穿受试者的视野笔直前进,不一会儿就看不见它们的脸了。这次很清楚地发现,它们确实没有面部特征。它们用来爬行的手臂时长时短,每爬一步伸出的长度都不尽相同。它们没有臀部,身体似乎到躯干为止就结束了。两个怪物十分钟后才渐渐远去。受试者吓得够呛,乞求马上返回。控制中心拒绝了,并要求受试者从地下室进入农舍,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擅自离开。

通往一楼的门在地下室顶棚上,锈迹斑斑,打开时嘎吱作响。受试者停了三十七秒钟才继续向上走,进到厨房里。厨房盖了厚厚一层灰。冰箱大敞四开,食物全都发了霉。厨房旁边是居住区,受试者步步惊心地走过去,只见沙发躺椅电视机,全是50年代的货色。躺椅上那台笔记本电脑也是50年代的样式,落了一层灰。打开电脑,受试者见证了操作系统的最后时刻:“忠诚操作系统”让电脑瞬时进入待机状态,随即关断了。四下查看,找不到外接电源,无法重启电脑。控制中心让受试者回收电脑,后者将它拿起时躺椅上的垫子也一并跟过来,粘住了。受试者建议维持原状。

离开农舍的门都从内部用厚木板钉死了,受试者也没去尝试对付这些东西。摄影机拍到一段上行的楼梯,受试者等不及指令就往上走去,令控制中心惊讶的是,楼梯竟然悄无声息。楼上是一条走廊,两侧各有一门。走廊尽头的墙上嵌着一个运送饭菜的小升降机。

受试者擅自开了左手的门,门后似乎是主人的卧室。床铺收拾地干净利索,旁边的衣柜却大敞四开,衣服扔得到处都是。受试者发现床上放着几件珠宝,控制中心要求带走它们。她立即抗议,因为它们臭不可闻,于是她留下珠宝,迅速走出房门。命令受试者打开第二扇门。

第二间房是儿童卧室,男孩女孩的衣服玩具撒得到处都是。房间有窗,受试者走过去,用窗帘擦去些灰尘。控制中心命令她拍摄窗外的情况。整个农场一览无余,远方有座城市,至多相距农场四十公里。镜头拉回来,向下对着农舍周边的区域,约三百个人影已经把屋子团团围住了,目不转睛地盯着二楼,与蓝色测试里捕捉到的人影极其相似。控制中心要求确认那些人影,但受试者却说什么都看不到。她请求返回,控制中心立刻批准了。

从农舍出去时没发生什么异状,滑轮系统也无任何异常。在受试者返回缆绳的起始点时,一声惨叫令画面为之一震。连控制中心的技术人员都听见了巨响,感到了震动。受试者来不及调查,穿过了起始点。镜子再度恢复成反射面。SCP-093归还。录像结束。

回收的报纸片断归档为█████。

镜之测试三:颜色(紫)

受试者D-84930,雄性,21岁,身形平均。受试者有二级谋杀——在贩毒时杀害一名警官——的前科。通常犯这种罪(就算是重罪),不会在判决时描述一个人应有此报,但他对该警官的谋杀过程特别残暴且使用了过度的暴力。该受试者并不配合,必须提醒他的合作只会对他自己有利无害。受试者手持紫色的SCP-093进入了指定的镜子。外部技术人员观察到镜子保持正常的反射直至受试者完全进入它为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泛着紫光的城市容貌,一如初次测试。视频转播与附加媒体同步播放:


摄像机抖动着,记录着周围地区的情况。受试者身处于一个类似于现代纽约的繁华街区。街道空旷一片,只有几辆品牌型号不明的汽车。这些车子看起来非常先进,均为流线型的。受试者在未经指示的情况下尝试往车窗里面看,但很快返回,说车子周围的大部分区域传来一阵“屎一般的臭味”。

受试者被劝说走进一辆车,他咳嗽着照做了,拭去盖在一面车窗上的灰尘。车子的内部似乎完全充满了一种奇怪的褐色物体,里面除了这些褐色物体什么都看不见。另外两辆车的状况一样,但第四辆看上去比较近期,里面的一切都完整无缺。该交通工具的门没有上锁,受试者快速进入车门并关上了它。受试者的行为被控制中心谴责,并被提醒说他的生命线仅有一条电缆而已,虽然电缆足够坚固不会被关车门的动作夹伤,但他们也就不能及时进行回收人员的活动了。

受试者与控制中心因此问题争论着并且镜头扫过了控制板,说明了他就算尝试过也无法开走这辆车。控制板上没有任何可辨识的控制器,没有点火器,也没有方向盘之类的东西,但有着数个推断为GPS系统的小型黑色屏幕。受试者停留在车内与控制中心讨论如何行进,因为这个城区远大于上一次的测试目的地。

控制中心在和受试者争论此问题时,他正在车内往四周的城区张望。在其中一个镜头内,一张清晰可见的脸盯着车子内部,紧盯着受试者;但是,当时并未注意到这点,直至测试后复查视频为止。受试者没有对此实体作出任何评论和回应。控制中心告知受试者原地停留后,立即派出了警卫队穿过镜面与他回合。

一支由四名武装人员组成的队伍穿过镜面并到达了受试者所在处。之后受试者被指示移除身上的安全带。来自受试者的视频数据结束,被警卫队所用的无线摄像机所代替。视频质量容易受光线干扰,但为了标记镜子世界的出入口,一个信号接收器被放在了镜子上。

受试者离开车子并与警卫队一起行动。给出了无数可能的活动方案后,他们被指示去最近的建筑物并尝试进入它。该建筑的玻璃大门有着蚀刻的“X.E.A.研究合作企业”(X.E.A. Research Partners Inc.)字样且微开着;门上有着一个磁力锁系统,但已经没有动力了。队伍进入了建筑的主大堂。

这个区域类似于一个典型的企业会客室。室内有一张C形接待桌,它的椅子被推到远处,就像接待员匆忙离去一样。除此之外桌上还有着一个PC终端。队伍到达接待桌并被指示使用摄像机托架以便检查这PC。这电脑似乎仍然有电,屏幕显示“忠诚操作系统”(Faithful OS)的字样,并提示输入用户名和密码。虽然有着键盘,但它非常轻巧且使用灵敏的触键,而不是按键。经过一次失败的尝试,屏幕提示“已经到达最大尝试上限数”并自动关机。没能找到服务器柜及电脑的电源按钮,因此队伍继续前进。

接待桌后面的是两部电梯的门,一左一右,都有着类似的触键。左边的电梯坏掉了,门敞开着,吊笼里面什么都没有。右面的电梯似乎还有动力并能够正常使用。在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下,控制中心指示队伍去最高的那一层以俯瞰城市的地形。能进入的楼层最多高达114层,但按键板上没有13和113层,实际只有112层。

电梯往上移动的过程平安无事,电梯经过13和113层时候似乎用了更加长的时间,估计整层楼其实均已建好,但没有设相应的按钮。到114层后电梯开门,队伍进入到了一个广阔的休息室型区域。里面有着大量布满灰尘的长椅,一部没有动力、显然是宽屏、60多寸的LCD电视占据了椅子前面的墙。一些窗子打开了,阳光可以射进最深处,队伍到达了那里并架好摄像机准备拍摄外面。

城市的景象令人震惊,这大厦是可见到的最高建筑物之一,但拥有该建筑物高度的大厦肯定不止这一栋。下面的城市灰且寂静,没发现里面有生命的迹象。城市里面的某些建筑物有奇怪的褐色生长物溅着,如同一块凝胶状物体甩在上面并在变硬前向下渗透。其他建筑物的窗子基本都破了,同样的褐色物质从窗边渗出。一名队员呼叫持有摄像机的人去另一边的窗子。

在建筑的另一边,可以看到城市的边缘。他们注意到环城高速公路上面爬行着另一个巨大且只有上半身的人型生物,跟上一次测试目击到的一样,使用它有弹性的手臂拖行移动。它在高速公路上一直移动出视线之外。队伍返回电梯并注意到74层的按钮已经启动了。由于没人到过电梯,所以队伍决定去往那一层。

到了74楼,电梯门打开并展现出一个似乎是医生办公室的等待区域。在接待桌有一份签名表,上面有着一系列的名字和日期。签名上的日期全部带有年份1953。一部在接待区的PC开着并运作在用户桌面上。PC的背景是一双祈祷的手,下面写有词语“忠诚操作系统”。桌面上有着一系列记有年份的文件夹,用鼠标中键点击文件,会打开一个文字阅览器。所有文件似乎是约会信息。

桌上有着一个记事本,标题为“来自Borisizki博士的桌上,受祝福的净化者”。通往医生区的门描有相同的名字和头衔以及十字架标志。门后是一条白色的无尘走廊,有着两个检验室,尽头有一扇锁住的需要密码的门。检查室是不引人注目的并和一般的博士办公室没有差别。所有药柜都是空的。经控制中心要求,少量C4放置于密码门的锁上并随后爆发,强行开启了门。

门里面的区域比接待区要大的多,里面似乎有着一些大容量胶囊。这里有着总共六个这种胶囊,两个已经破裂,一种褐色琥珀状物质从中流到地板上。一个是空的,其余三个里面有着浮在里面、戴着呼吸面罩的裸体人类。病历贴在这些管道上面,说明体质特征和状况。对于症状,表上偏向于用某种别扭的英语描述患者人格或性格上的瑕疵,或者只是表明患者身上所发生的事件。

控制中心要求放大这张表上面其中一个患者相应的部分。调焦后,上面写着“公民Jennifer McZirka的心灵犯了过错,使得她在丈夫离家时候的晚上与邻居睡了两次。患者服从于主与我们之手以净化身心。祈祷者由高级神父Uwalakin管理,且患者接受了三天一周期于神之泪的浸浴,以清洁全身并净化灵魂。”

最上一页写着“公民Alberious Farafan在布道时攻击了一名高级神父,辱骂神之泪将他女儿的精神和心灵变的不正常,并因此把他女儿娼妇般的行为归咎于高级神父及其祝福。因那些亵渎的话语没有证明,恕罪官(the Forgiving Judge)和判罪官(the Punishing Judge)同意Alberious Farafan应该浸于神之泪一周以净化精神和灵魂,从而证明他女儿的行径与神父之手无关并给予他安宁。”

受试者一直安静地跟警卫队一起行动,现在开始呈现出惊恐的状态。摄像机镜头对着他,他被类似前两次实验目击到的实体包围。警卫队报告说受试者恐慌症发作,但控制中心要求他们站在一边不管。受试者朝那些实体尖叫并躲到了墙角,但警卫队指挥官否认这些实体的存在。控制中心要求警卫队派去一名队员接近并回收受试者。该队员按照命令接近了受试者。在录像中,这些实体们为那个靠近举起测试者并将他拖出墙角的队员让出了一条路。录像内,实体稍后被看到合并队列以封住道路。受试者被该队员拖走,当受试者移动时这些实体合并了队列。它们保持死死地盯着受试者,不管他到了哪里。控制中心要求队伍现在立即返回。队伍开始返回。在离开前,一名队员提及注意到接待桌上面有一个标记着“神之泪”的活页夹。控制中心要求活页夹也被带回,它被放入了野外样品保管箱。

队伍返回电梯并回到一楼。在离开建筑物时,受试者指向了镜面入口的方向。摄像机摇摄到怪物的一段躯干正慢慢爬在入口上方一处高速公路交叉口区域。该实体把它那没有五官的脸转向警卫队来看,往天抬头,并放出了喊声。队长发出了移动的命令,前往信号接收器标记处。在镜头往入口镜面移动前,此时高速公路上的这个生物向下伸出手臂以触碰地面。除一人外,其余所有小队成员穿过了进入点。受试者穿过进入点后,镜子随即变回一般的镜面。

SCP-093从受试者手上掉落,他当时处于恐慌并尝试杀出一条路以离开房间。受试者在掏出探索套装里面的手枪时被警卫队长处决。警卫队长要求重新打开传送门,但为了找到拿着SCP-093能产生相似颜色的人,消耗了数分钟的时间。当找到一个匹配的颜色时,视频接收器的视频恢复可见,并且所有人员报告闻到一阵可怕的气味。警卫队长与控制中心人员█████穿过了入口。被落在后面那队员的制服和所有物仍然存在并且被发现了,但没看到这名队员的身影,他也没对呼喊有回应。该队员被假设为K.I.A.并且发现了他的无线摄像机,控制人员和警卫穿过入口,镜子的表面重新变成一般的镜面。

稍后对所发现录像的回放显示出警卫队员██████往本来的镜面入口处伸手抓着,然后回头看不明实体那极大的躯干。该生物移动时身上似乎滴落了一种褐色凝胶,如同蒸发了一样消失掉了。██████队员使用携带的自动武器往该生物的脸上开了几枪,在它的“脸”上造成了数处往外喷洒出少量褐色粘液的“伤口”。该实体的脸压往高声骂着脏话的██████,此时摄像机被推落到地面。摄像机在重新出现光线之前保持了大约65秒的黑屏,之后拍摄到该生物爬回高速公路,把自己摊在上面并往本来的方向继续爬动。

估计██████已经被该生物“吸收”且多半已消化掉了。这也许是一个说明了这些不明实体如何通过直接接触生物摄食的例子。进一步的测试将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回收的账本已归档为██████。


镜之测试四:颜色(黄)

D级人员受试者不再被允许用于测试。在分析前三次测试带回的文档后,测试重心已经转移为收集资料以更好地理解SCP-093里面那个世界的结局,并确定我们的世界是否需要防卫措施或演习。对失踪的警卫队队员█████衣物上褐色液体的分析报告已经与其它发现了的文章一起归档。

█████博士志愿参加本次测试,因为已经没有其他可能的候选者,而且他能够使SCP-093变化出新的颜色。█████博士的背景资料没有任何非法或犯罪行为,也没有任何心理问题。它呈现在镜子面前时,镜子内的景色变成了一个充满小隔间的办公室场景。

在此次测试█████博士选择使用无线摄像系统并放弃滑轮往返系统,并说明他相信他会安全无事,因为镜子内的目的地没有看到任何巨大躯体的不明生物。视频数据在█████博士穿过镜面后开始传送。和之前的测试一样,SCP-093现在的颜色变成黄色,摄像机内的所有景象也微微染上了黄色。


摄像机抖动着,镜头扫过一片平整的办公室小隔间。大约可以看到30个小隔间左右。在进入点的远端是一间用磨砂玻璃墙和玻璃门建造在墙内的模块化办公室。█████博士到达这个门并调查了门上的蚀刻:“次级主管 - Stanlee Milamitz”。门没有锁上。
█████博士进入了办公室并检查桌面。桌上有一个咖啡杯,由于杯子内的液体已经蒸发,杯内一半的面积覆盖了深褐色的污垢。█████博士拿起一个碟子上的甜甜圈并丢到墙上,撞击声听起来像石头一样并且甜甜圈掉到了地上。一个位于房间角落的文件柜吸引了█████博士的注意力,他每搜索一个架子,就在第二个抽屉上停下并抽出一份文件,又回到第一个架子抽出另外两份文件。到了第三和第四个抽屉,他取出了另外四份文件并放在桌子上全部翻开。文件全部存放于蓝色的文件夹内,而且他用手指指出并用摄像机对准每一个文件夹上面的祈祷着的双手图案,对摄像机大声说明其余所有文件都被存放在黄色的文件夹内。蓝色的文件夹被放入了野外样品保管箱。

镜头转向了桌子上的一部已登录并且运作正常的个人电脑,█████博士大声评论,好奇这些设施是如何获得动力的,因为他没有注意到任何电源插座。这台电脑的桌面包含 “忠诚操作系统”(Faithful OS)的标志,甚至连提示音,都是点击鼠标会发出轻柔的圣歌一样的嗡嗡声,而打开图标则会发出天国般的钟声。这台电脑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因此█████博士放弃了它并离开办公室。

到达办公室的另外一端后,█████博士按下了墙上的电梯按钮并进入,发现他正位于该建筑物的34楼,这建筑物的楼层数多的不寻常。键盘上的数字从-115一直排列到115,还包括了所有楼层。在按下楼层按钮前,█████博士请求把无线视频转发器移动到电梯内,并用一个路锥(其实就是马路上面那种雪糕筒——译者)代替以标记入口位置。第二个转发器被放于电梯外,控制中心指示万一博士出事的话就回收第二个转发器并封闭测试隔间,在随后确认一切都安排好后,博士按下了-115楼的按钮。
电梯下降的时间很长,用了整整15分钟,此时摄像机经历了一次故障: 图像忽然抖动起来,变成一片雪花;当图像恢复时,摄像机显示电梯中█████博士身边出现了14个实体,并随着博士一起走动,为博士让出空间。它们出现了35秒后,摄像机镜头信号闪烁成一片雪花并恢复正常,此时█████博士在电梯里面一个人跳着鸭子动作的舞蹈,镜头摇晃着。

█████博士停顿了一下,说有一股恶臭从下面传来。此时电梯到达了-108楼。

█████博士按下了-110楼的按钮以停止电梯的下降,并在电梯到达该楼层时候立即离开。电梯门后是一个封闭式的观测桌,附近有着数台电脑和几张椅子。所有电脑似乎还有动力。这层楼的天花板是玻璃制的,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上面一层。█████博士到达了监测站并查看其中一部电脑的屏幕。

显示器上显示着忠诚操作系统的标志,并且显示着在四个不同的摄像头中切换的监控录像。第一个录像里是一个布满数以千计管道的房间,这些管道与紫色测试发现的很相似。第二个录像里是一个更为接近的视点,摄像头从每一个管子前面平移以监测管道的内容物。摄像头扫过的所有管子都破裂了。第三个录像里的视点对着对面的方向,镜头垂直平移着检查每一个监测站。一共可以数出10个监测站,镜头经过█████博士所在的监测站时还能看到他。往上一看,一个外面没有明显推进器的摄像头从他头上垂直滑过。第四个录像画面显示了在观测甲板的下一层之中,有着一个令人惊奇的大肢体生物正在团团打转,撞击墙壁并且不断地变换着方向移动着。从录像可以估算出这生物大约有六层楼高。

█████博士的注意力回到该电脑内的文档,移开视频日志后可以看到,它后面隐藏了一个简单的文本编辑器。博士回收编辑器内文档的打印版,并放入了野外样品保管箱以归档。这文档指示█████博士到达54楼的一个保险箱,并提供密码。█████博士离开观测站并前往54楼,无事到达一层模块化办公室。他前往文档里面提及的办公桌,并在桌下发现一个未被打开的保险箱。博士使用所提供的密码打开保险箱,发现了一个笔记本和一把内有24发子弹、回收编号为███-███的特殊手枪,并放入野外样品保管箱。

█████博士无事回到电梯并返回34楼。给出所有能探索的楼层和从观测桌回收到的重要数据后,博士决定中止测试并回收测试器材。在返回进入点之前,█████博士调查了附近一个还有动力的终端,并发现它屏幕上面的内容和在-110楼看到的完全一样。目前推断该文档的作者设置了一种网络病毒并传播到整栋楼内,使得查看该网络内的所有电脑都可以发现此消息。

█████博士穿过入口,镜子的表面重新变成一般的镜面。所有回收的物品已与其他在SCP-093发现的物品一同归档。对 ███-███及其子弹分析的测试推迟的原因是这需要对其中一发子弹先行进行拆解,而且这些测试最好等到SCP-093的测试解决之后再开始更好。视频结束。

镜之测试五:颜色(红)


SCP-093在研究组内传递,直至碰触它可以产生新的颜色为止。服务器技术员██████可以使得SCP-093产生非常艳丽的红色及光晕,比物体本来的颜色还更为明亮。██████同意了参加一次SCP-093的实验。按照█████博士的要求,把物品███-███给予了技术员 ██████以用于该次测试。当把SCP-093应用于镜面时,SCP-093生成了一个未知的环境。在目的地的景象没有微染上颜色,但有着一块红色石制物体。技术员██████进入镜面并且摄像机开始运作。

摄像机抖动着,镜头开始运作,技术员██████(此后代称为受试者)正在观看一个自转的巨大圆柱形物体。该物体高度不明,宽度似乎约为1.8 m (6 英尺)。在该物体上布满了似乎是随机分布的洞穴,有时这些洞中会放出一道白色光束。镜头移动后发现这些光束连接着大量类似SCP-093的物体,这些物体也是墙的一部分。房间的形状也是圆柱形,有着无数SCP-093的复制品。

受试者返回进入点并发现进入点是墙的一部分,缺少了SCP-093的一个复制品,推测就是受试者携带的那个。进一步检查发现墙的其他部分也失去了上面的复制品,推测这可能是某种中央阵列。受试者检查房间的时候,发现地板上有一个梯子,并按照控制中心的要求爬了下去。

这梯子通往一个干净的大房间,里面放满了计算机设备,但似乎比之前实验里发现的较为古老。使用双卷盘磁带的大型计算机各处发出静电声并不停卷盘,附近有一个每隔十秒自行开关的灯泡,意义不明。一个巨大的CRT荧屏大约每隔5秒就会用8种颜色的其中一种显示一个单词。观测到在屏幕上闪动的单词为“干净”“不洁”“干净”“干净”“失去联系”“不洁”。

房间的尽头是一个巨型的玻璃窗及观测桌。从这桌子可以看到一些以前已经目击过的管道,但数量要少得多,并充满了一种蓝色液体。电流在许多管子上的不定间隔处闪动,一眼看去,起码五根管道已经是空的并且破裂了。在观测窗前有一放于台上的键盘,窗上已经显示出选项,等待用户选择。屏幕上可用的选项是“管道状况”,选择选项后出现数份信息:“报告”,“状况X-549”,“状况X-550”,“撤离日志”,“口胡”,“特工█-██-█的报告”,以及“设施火灾反应计划”。<视频数据删除:所有选项的文档已由受试者转录,并由一名控制中心派出的人员穿过镜面入口以检验并回收文档。该过程经过了大约两小时,且视频数据已删除,使得此报告更为简洁。已记录的文档被归档为██████-████-██> 视频中断。


在转录人员离开后,控制中心与受试者失去了大约30分钟的联系。受试者被要求留在该地区,观测房间内的机械及收容室,并报告观测结果。忽然,使用了SCP-093的镜面入口回复成一般的反射平面,受试者的视频信号同时消失。控制中心无法重新建立与受试者的连接,因为SCP-093已经和受试者一起在镜子的另一边。在一分四十八秒(1:48)的时间后,镜面入口自行重新建立,同时受试者从入口返回。受试者的健康状况似乎良好,但并未注意到时间的差异,且少言寡语。

在稍后的汇报会中,受试者忽然全身抽搐,医疗小组的人被紧急召来。正当大家尝试压制受试者时,他显现了超乎常人的力量并使用了███-███射杀了一名参加报告会的人员。守卫使用佩枪射中了受试者的心脏和肩部各一枪,但他并没有倒下。所有人员从报告室撤离,受试者开了第二枪,但没有命中。一支配备更重火力的小队进入报告室并使用自动武器以消灭受试者。事后的报告确认受试者中枪后没有流血,取而代之流出的是一种棕绿色的物质,似乎就是在测试3里面一些收容管内的溶液及测试回收物质的混合物。

所有SCP-093的进一步测试已经终止,同时对回收物品的检测也在同时进行中。一个磁带录像设备被发现在视频数据中断后,于野外样品保管箱内启动了,并且其内容已经与其它回收的资料一起归档。

所有从SCP-093回收的资料都分类为4级权限。资料的外传必须经过不少于两名4级人员的允许才能进行。

持有合适权限的人员请于██████博士处登记以访问[url=]SCP-093测试回收资料[/url]


SCP基金会附带说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SCP
*滑块验证: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 立即注册
用户反馈
客户端